我國脫貧攻堅戰取得了全面勝利,消除絕對貧困任務完成以后,我國全面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促進農業穩定發展和農民增收。如何保障糧食安全,如何確保不發生大規模返貧,如何實現鄉村產業興旺?3月8日,新京報2021全國兩會經濟策論壇邀請來自政府、學界、基層、企業等各界人士,共同探討這一話題。


論壇上,嘉賓們討論了電商在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中的作用。電商不僅可以幫助解決農產品的銷售問題,還應用于農產品種植生產、加工等生產端環節,使得農村的供給與城市的消費市場更好對接起來。在其中,數字化“鄉村新基建”發揮了重要作用。


電商解決農產品“賣難”問題 將農村供給與城市消費市場對接


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扶貧開發局局長、全國脫貧攻堅先進個人降初。


在脫貧攻堅過程中,電商起到了重要作用。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扶貧開發局局長、全國脫貧攻堅先進個人降初形容:“在中國農村,電商不是雨后春筍,可以說是暴風驟雨,到處都是?!鞭r村產業發展的過程中會遇到很多壓力,比如,沒有規模的形不成帶動效應,但規模大了又出現同質化,時間長了會出現“賣難”的問題,或者即使賣得出去價格也不高的問題。電商就是解決“賣難”問題的重要方式之一。


全國人大代表、黑龍江孫斌鴻源農業開發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孫斌表示,借助電商平臺,他的企業由原來單一的2B市場擴展到2C市場,使得產品由產地直接到達消費者手中。電商是消費者和生產者之間建立的一個直通車,擴大了企業產品宣傳,提升企業的利潤空間,同時消費者能夠以優惠的價格享受到最佳的產品。


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阿里研究院院長高紅冰。


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阿里研究院院長高紅冰表示,電子商務在幫助農村的農產品、手工藝品和加工品的銷售方面發揮著非常大的作用,把農村的產品種植、生產、加工的供給,與城市或者說全國的消費者進行對接,產生了農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量空間。


高紅冰用“淘寶村”的經驗來舉例。最初農村有一些農民率先在淘寶開店,賣農村的農產品或手工藝品,他們賣得好以后,周邊鄰居就跟著學,后來形成整個村的農民都在開淘寶店的現象,這些村后來被稱為“淘寶村”(電子商務年銷售額達到1000萬元、本村活躍網店數量達到100家或占到當地家庭戶數的10%的行政村)。這就是電商銷售模式在農村擴散的過程。高紅冰提出了一組數據,2020年,全國有5425個淘寶村、1756個淘寶鎮,這些淘寶村和淘寶鎮在阿里平臺的銷售額突破1萬億,店鋪296萬個,帶動直接就業機會828萬個,成為中國農村就業新動力。他還透露了另一個數據,過去8年,阿里巴巴平臺助農銷售農產品1萬億。


“同樣是1萬億,農村賣到城市的1萬億,與城市賣給城市的1萬億相比,對農村人口的可支配收入的提升作用是非常不一樣的。這一模式提供了由全國消費市場所支撐的農業加工生產產業化的長期脫貧力量?!备呒t冰稱。


用“鄉村新基建”做好產銷對接 新基建將成為鄉村振興的新引擎


鄉村振興,產業興旺是重點。降初介紹四川的脫貧攻堅經驗表示,增加農民收入首先要抓產業,但是產業發展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可能需要做二三十年才能成規模,任務重,需要堅持。比如鹽源縣的蘋果產業,以及會理縣的石榴產業,都是幾十年如一日地在抓,才能形成規模較大的產業。


全國人大代表、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所長魏后凱提出,鄉村產業化發展,一種思路是促進農業與二、三產業的高度融合,比如,農業與電商、康養、物流等的融合。


高紅冰表示,在鄉村振興的過程中,很重要的一點是如何利用電商品牌力量,來幫助農村持續成長商業能力。商業能力包括農產品在城市的銷售,也包括在農村對農產品進行產業化,讓這些產品與城市的消費零售體系對接起來。這就是用數字化的手段來做數字化的消費和零售,對接數字化的供給,進而形成一個全國的數字化新基建系統,來推動數字化鄉村振興的發展。他認為,這將會形成中國振興鄉村的一支很重要的力量,新老基建融合形成的“鄉村新基建”也將成為鄉村振興的新引擎。


他提出,從阿里的實踐來看,農村電商在脫貧攻堅和幫助增加農民收入方面發揮作用,背后主要是“鄉村新基建”的兩大板塊在支撐,既包括銷售端,也包括生產端。首先是大家熟悉的電商平臺,也就是農產品銷售端“最后一公里”。電商也是多層次的,以阿里為例,不只有核心電商平臺淘寶、天貓,還有“新零售”平臺比如盒馬、大潤發等,“內外批發”平臺如1688和國際站外貿。這三類電商平臺,可以為鄉村農產品提供多層次的消費渠道,讓好產品賣出好價格,破解農民“種好種差一個樣”難題,同時也讓消費者有了更豐富的選擇,滿足對美好生活的需求。


另一個板塊是“最先一公里”,就是農產品種植生產、加工等生產端環節。高紅冰介紹,阿里正在建設1000個數字農業基地、120個盒馬村,全國第一個盒馬村就在四川丹巴,種了100畝黃金莢和200畝高山葉菜,專供盒馬銷售,讓村民一年增收數千元。在加工端,阿里巴巴建設的成都、淄博、南寧、昆明、西安五大產地倉,通過“合作基地+產地倉”模式覆蓋18個省300個縣域的農村,每年可支持100萬噸生鮮農產品經產地初加工直接送上餐桌。在物流端,阿里巴巴在鄉村建設的1000多個菜鳥縣域供配中心,能夠讓快遞物流直接觸達鄉村,助力工業品和農產品的上行與下行。


對于農村電商發展,高紅冰提出了兩點建議。一是用好“鄉村新基建”,全面擁抱“最先一公里”和“最后一公里”的數字化全鏈路,做好產銷對接,相信這些以阿里巴巴為代表的企業建設的“鄉村新基建”,能夠有助于電商企業提升發展水平。


二是從企業練內功角度出發,他建議按照農業農村部提出的新“三品一標”要求,即品種培優、品質提升、品牌打造和標準化生產,創新應用好技術,深度挖掘好產品,用心打造好品牌,講好故事,用好渠道,讓更多優質產品賣出好價錢,與農戶建立更加緊密的利益連接機制,帶動更多的人共同致富。


鄉村如何留住人才和資本?需建立全面配套體系


鄉村振興需要資本和人才。魏后凱表示,資金下鄉了,人才、品牌、營銷技術、銷售渠道都跟著過來,才能更好實現發展。首先要把鄉村本土的人才留住和利用好,通過培訓等方式發揮他們的作用,同時發揮多種手段吸引人才,解決鄉村人才短缺問題。


孫斌表示,當前在農業服務部門、農業技術推廣部門,以及鄉鎮一級的農業管理層干部等方面,存在人才短缺和斷層問題。他建議降低鄉鎮及農業技術推廣人才和管理人才的入圍門檻,讓真正愿意投身農業、真正能夠從事農業的人才進來,同時鼓勵一些在外地創業的本地人才或是退伍軍人回到農村發展。對于資本進入,他表示,資本要選準產業聯合體,最好是資本進入之后有一定的市場渠道。


高紅冰表示,人才和資本下鄉的問題極為重要。一些農村、鄉鎮留不住人,是因為這些地方沒有好的商業環境、娛樂設施、公共服務,人才會流向城市、縣或者地市。因此,很重要的一點是要在農村建立文化、娛樂、消費設施、公共服務等配套體系,這需要地方政府和企業一起來努力推動。


阿里巴巴也有一定實踐探索。在鄉村人才振興方面,阿里巴巴聯合區縣政府創新了一種“客服縣”模式,由地方政府提供拎包入住的基礎設施,阿里提供數字服務業人才培養和工作機會,在區縣建設客戶體驗中心,讓小鎮青年實現家門口的數字就業,進而把人才留在縣域。阿里巴巴還有“興農脫貧學院”,在2020年培訓超過15000人次電商人才。


在資金方面,2017年,阿里巴巴成立脫貧基金,圍繞教育、健康、女性、生態、電商五大方向,探索互聯網脫貧模式。下一步,脫貧基金將升級為“鄉村振興基金”,在鞏固脫貧攻堅成果的同時,繼續深入推進產業、人才、治理到科技興業的整體數字化轉型。


高紅冰表示,農村的產銷興旺,需要大力發展農村電子商務服務業,同時要全面推動人才、文化、生態、組織振興的數字化水平,讓鄉村振興的五大方面形成閉環、相輔相成,以此來吸引人才和資本進入農村,幫助農村獲得進一步的發展。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顧志娟 胡萌 侯潤芳  編輯 岳彩周 校對 李項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