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脫貧攻堅戰取得了全面勝利,消除絕對貧困任務完成以后,我國全面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促進農業穩定發展和農民增收。如何保障糧食安全,如何確保不發生大規模返貧,如何實現鄉村產業興旺?3月8日,新京報2021全國兩會經濟策論壇邀請來自政府、學界、基層、企業等各界人士,共同探討這一話題,包括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扶貧開發局局長、全國脫貧攻堅先進個人降初,全國人大代表、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所長魏后凱,全國人大代表、黑龍江孫斌鴻源農業開發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孫斌,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阿里研究院院長高紅冰。



降初:形成利益連接機制增加農民收入


四川有136萬異地扶貧搬遷人口,規模居全國第二,幫助異地扶貧搬遷人口,關鍵還是發展產業。降初表示,農村產業興旺很重要,但也是一個很難的問題。農業還是沒有擺脫弱勢產業的地位,農業產業發展也不是一蹴而就的。


“我們現在理論上是成熟的,模式也比較多,現在典型不少,亮點也不少,但是復制起來的難度比較大?!苯党踅榻B四川的脫貧攻堅經驗表示,增加農民收入首先要抓產業,但是產業發展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可能需要做二三十年才能成規模,任務重,需要堅持。


降初表示,產業發展的過程中會遇到很多壓力,比如,沒有規模的形不成帶動效應,但規模大了又出現同質化,時間長了會出現“賣難”的問題,或很難賣上價格。電商是一種解決的方式,但是在推進電商的過程中,關鍵還得有流量;還有部分地區,電商要做成有規模、高端的模式。


降初還提出,農業產業發展還需要解決的一個問題是帶動的模式不太成熟?,F在如果補貼少一點,或者是用工多一點、用工的工資高一點的話,農業產業的利潤就會攤薄,甚至可能會沒有利潤,所以,如何形成一個利益連接的機制是當前遇到的主要問題。既要發展大的農業產業,也要關注農民的收入怎么增加。


降初表示,下一步產業興旺的任務相當艱巨,需要因地制宜,一村一品,農業與工業不一樣,農業產業不能說調頭就調頭,壓力相當大,所以還需要做艱苦的努力。


魏后凱:當前鄉村產業支撐不足,下一步要突出特色發展


魏后凱認為,當前鄉村產業發展存在兩個問題,一是鄉村產業支撐不足;二是產業出現低質同構化趨勢,同時在土地流轉的過程中,存在耕地“非糧化”傾向。


魏后凱指出,鄉村產業發展可從三方面出發,一是因地制宜,因村施策,突出特色,根據村莊的資源稟賦優勢發展特色產業;二是優化產業結構,轉變發展方式。尤其是要用工業化的理念、方法、技術推動現代農業的發展,同時還要延長產業鏈條,促進農業跟二、三產業的深度融合;三是運用更新的技術、模式和銷售方式。由此建立一個真正的具有特色和競爭力的現代化鄉村產業體系,使得我們的鄉村具有產業支撐,從而為農民增收奠定堅實的基礎。


談及如何增加農民的收入?魏后凱指出,一是通過城鎮化減少分母,農村人口減少了,剩下的農村人口發展機會就多了,有利于土地規?;洜I和發展方式轉變;二是從分子角度來看,通過改革創新激發農村內生的發展活力,促進本地產業的發展,從而拓寬經營性收入和財產性收入等多元化的農民增收渠道。


此外,魏后凱強調,要消解對資本下鄉的認識誤區,資本下鄉可以帶來先進的理念,但是對資本下鄉,既要引導又要約束,既要激勵又要規范。


孫斌:鄉村振興面臨人才、資本問題


孫斌表示,電商是消費者和生產者之間的直通車,但在具體運營和對接過程中有很多問題?!拔覀兊南敕ㄊ瞧脚_和產業化龍頭企業合作建立一個企業+平臺+消費的運營模式,從而帶來三方共贏?!睂O斌說,這樣既解決了農村及企業運營平臺人才匱乏的問題,同時也降低了運營費用,讓消費者享受到實惠的、好的農產品。


孫斌表示,政府需要建立一個用人機制降低鄉鎮及農業技術推廣人才和管理人才的門檻,讓真正愿意投身農業、真正能夠從事農業的人才進來。同時鼓勵一些本地人才或退伍軍人返鄉發展。


談及資本下鄉時,孫斌表示,很多資本想進入農業,但由于不懂農業,且農業投資周期長、見效慢,既想投,又有些不敢投。


在他看來,一方面最好是資本進入之后有一定的市場渠道;另一方面,集體經濟發展對構建鄉村產業體系很關鍵;此外,還要注重領導班子的搭建。


孫斌強調,在這個過程中要注意把利益機制分配好?!百Y本進來之后不能把農民和產業這一端弱化,絕對不是資本來控制農業產業體系發展,而是要融合進來,大家共同來發展,從而把產業體系構建得更好,鏈拴得更嚴密更結實?!?/p>


高紅冰:新基建將成鄉村振興新引擎


高紅冰表示,電子商務在幫助農村的農產品、手工藝品和加工品的銷售方面發揮著非常大的作用,把農村的產品種植、生產、加工的供給,與城市或者說全國的消費者進行對接,產生了農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量空間。


高紅冰用“淘寶村”的經驗來舉例。最初農村有一些農民率先在淘寶開店賣得好,周邊鄰居就跟著學,后來形成整個村的農民都在開淘寶店的現象,形成“淘寶村”。這就是電商銷售模式在農村擴散的過程。高紅冰提出了一組數據,2020年,全國有5425個淘寶村、1756個淘寶鎮,這些淘寶村和淘寶鎮在阿里平臺的銷售額突破1萬億,店鋪296萬個,帶動直接就業機會828萬個,成為中國農村就業新動力。他還透露了另一個數據,過去8年,阿里巴巴平臺助農銷售農產品1萬億。


“農村賣到城市的1萬億,與城市賣給城市的1萬億相比,對農村人口的可支配收入的提升作用是非常不一樣的。這一模式提供了一種長期脫貧力量?!备呒t冰稱。


高紅冰表示,在鄉村振興過程中,很重要的一點是如何利用電商品牌力量,來幫助農村持續成長商業能力。即是用數字化的手段來做數字化的消費和零售,對接數字化的供給,進而形成一個全國的數字化新基建系統,來推動數字化鄉村振興的發展。他認為,新老基建融合形成的“鄉村新基建”也將成為鄉村振興的新引擎。


他提出,從阿里的實踐來看,農村電商在脫貧攻堅和幫助增加農民收入方面發揮作用,背后主要是“鄉村新基建”的兩大板塊在支撐,既包括銷售端,也包括生產端。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顧志娟 胡萌 侯潤芳  編輯 陳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