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廣西馬山的國少隊熱身,中國攀巖后備力量在崛起。受訪者供圖

 

2016年8月,攀巖成為東京奧運會正式比賽項目,中國攀巖國家隊隨即開啟備戰模式。目前,潘愚非、宋懿齡已獲得東京奧運會參賽資格。


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中國攀巖隊副領隊趙雷稱,東京奧運會挑戰雖大,機遇也大。此外,東京奧運會延期一定程度上給了中國隊更多準備時間,拿下一枚獎牌是他們的最新目標。

 

指揮部

聘請外教組建復合型團隊

 

新京報:攀巖從非奧到奧運項目,國家隊在管理層面上有什么變化?

趙雷:攀巖2016年8月確定進入奧運會,我們從2017年開始針對東京奧運會正式備戰。攀巖畢竟是從非奧項目變成奧運項目,我們跟專業運動隊相比還是有區別的。當時沒有編制,也沒有經驗,我們就采取了一些創新機制,比如跨界跨項選材、依靠地方隊共建國家集訓隊等形式。從項目發展、推廣和后備力量來看,取得了明顯進步。

著眼東京奧運會,我們第一時間聚焦重點,根據競賽規則選擇隊員重點培養。比如已經拿到奧運資格的潘愚非,從2016年底就正式全年在國家隊訓練。這之前,我們一般只在大賽前集訓兩三個月。

 

新京報:國家隊教練團隊構成是怎樣的?

趙雷:東京奧運會備戰周期第一個節點是2018年雅加達亞運會,也是一次練兵。其實我們準備挺充分,目標是奔著金牌去的,但最終只拿到2銀3銅,這個成績對我們壓力挺大。亞運會后,我們采取了一些新的舉措。2018年11月,國家隊開始組建國際化教練團隊,聘請西班牙籍主教練托尼,團隊中還包括俄羅斯、韓國籍教練,組建了復合型教練團隊。兩年多來,應該說達到了階段性預期目標。

 

新京報:國家隊“一人一案”的訓練方式是如何制定的?

趙雷:當時提出這個方案是針對能拿奧運資格的重點隊員,因為每個人都不一樣。首先你要考慮對手,還要平衡訓練比例。東京奧運會只有男女全能各一塊金牌,但全能不僅僅是“突強項、補短板”。有些訓練的東西是相互抵觸的,速度練多了,指力和耐力必然會下降一些,就看教練組如何平衡了。

 

新京報:疫情給國家隊訓練備戰帶來了哪些影響?

趙雷:疫情是不可控的,實際上對各個國家運動隊的影響都是一樣的。從2018年底開始,我們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外訓,后來因為疫情被迫提前回來。最重要的是,攀巖路線需要定線員來設計。在國外,我們會定期邀請法國、意大利、西班牙頂級定線員來配合教練團隊訓練。在歐洲,我們在畢爾巴鄂有一個小基地,以基地為中心每兩周會去法國的各個訓練場所感受不同巖面角度、不同定線風格的線路。

 

宋懿齡帶傷拼下奧運會攀巖項目資格。圖/IC photo


點將臺

宋懿齡已康復,指標重回頂級

 

新京報:東京奧運會延期一年,對隊伍備戰有什么影響?

趙雷:相比速度攀巖,難度和攀石是我們的弱勢項目。東京奧運會延期一年,給了我們更多時間做準備。如果東京奧運會如期進行,我當時的想法是發揮好了,可能有機會沖沖獎牌?,F在,我們是以拿獎牌為目標。

攀巖是第一次進奧運會,只要到了世界第一集團,什么都有可能發生。說白了,挑戰雖然大,但機會相比較那些成熟的項目變化也很大。從另一個角度講,我們也有了更多的機遇去競爭。

 

新京報:長時間沒有國際比賽,如何摸清對手的近況?

趙雷:冠軍模型的指標我們是非常清楚的,我們的外教托尼之前是西班牙隊主教練,帶隊拿到了3次世錦賽難度賽冠軍,他對難度賽頂級選手的指標非常清楚。

東京奧運會是全能比賽,要把3個項目捏到一起,再加上20人參賽的因素,如何去組合,如何搶占各個單項的評估位置,這對結果很重要。這一點,我們教練組做了充分研究,制定了兩套方案,定期看訓練效果,看有沒有達到教練組預期。

 

新京報:一年多沒有國際比賽,如何調整隊員狀態?

趙雷:實話實說,長時間在一個地方封訓,隊員們確實有些枯燥,思想壓力有些大,也沒有什么娛樂設施。我們時不時會組織大家唱唱歌,玩一些其他體育運動,但整體影響還是挺大的。

當然從訓練上來說,我們沒有耽誤。去年6、7月份,國內賽事陸續復產復工。我們當時做了一個重大決定,所有教練、運動員要參加每一站比賽,以賽代練。隊員們可以通過比賽調節,教練團隊和保障人員也對比賽的認知有了很大提升,更有利于備戰。

 

新京報:離東京奧運會只剩4個月,最后階段如何備戰?

趙雷:基本上以國內比賽為主,以賽代練。另外,我們也會加大隊內對抗賽比例,時機成熟也會和幾支優秀的國訓隊進行視頻對抗模擬賽。

 

新京報:宋懿齡在爭奪奧運資格賽時受傷了,現在身體情況怎樣?

趙雷:宋懿齡當時確實是帶傷拿到了奧運資格,如果東京奧運會沒有延期,很可能就趕不上了。去年經過在北京、深圳兩地的精心治療,她已經完全恢復了,指標也達到了世界頂級水平。

 

巴黎奧運會,中國攀巖隊志在沖金。圖/社交媒體


瞭望塔

巴黎奧運會爭金幾率大增

 

新京報:巴黎奧運會將速度攀巖單列為一個小項,對我們備戰有什么影響?

趙雷:速度賽在巴黎奧運會成為一個單項,我們爭金的幾率就大大增加了。東京奧運會這次是全能項目,但我們在速度單項上一直沒有落下。去年一年沒有國際比賽,但我們有5人次在國內比賽中破了世界紀錄,也體現出我們在速度攀巖整體上的提升。

隊員方面,除了鐘齊鑫,其他都是年輕隊員,年齡正適合巴黎周期,我們對巴黎奧運會有很強的信心。

 

新京報:速度攀巖項目,整個世界格局是怎樣的?

趙雷:現在速度攀巖強國,主要集中在中國、俄羅斯、印尼和波蘭?,F在離巴黎奧運會還有不到4年時間,到時候會有新的問題,不代表現在的優勢項目到那時候還是你的優勢項目。畢竟美國之前都沒人練速度,日本也剛開始練,目前(男子)都能達到5秒8、5秒9了。

速度攀巖培養周期短,運動員可以從短跑等下肢爆發力強的項目轉項過來。而且速度攀巖是標準賽道,比較有規律。盡管技術性也很強,但速度攀巖不會像難度、攀石那樣對運動員的思考、規劃、數據庫要求那么高。所以,到了巴黎奧運會,競爭一定會非常激烈。

 

新京報:攀巖入奧,對項目發展會帶來怎樣的變化?

趙雷:去年國慶節期間,央視直播了我們幾場攀巖比賽(注:中國攀巖聯賽總決賽),當周收視率僅次于復播的NBA總決賽第5場??梢哉f,攀巖運動現在迎來了一個爆發期。

攀巖在歐美的流行度非常高,深受青少年喜歡。奧運會在瘦身的大背景下增加了攀巖項目,到巴黎奧運會又增加了金牌數和參賽人數,我相信未來一段時間,特別是在巴黎這個周期會有很大發展。

當然,國內攀巖從引進到現在才30多年,與歐美發達國家的歷史、經驗差很多,國內受眾群體也很小。通過攀巖入奧,越來越多的人了解了攀巖,對這個項目在國內普及、發展會有很大的促進作用。

 

新京報首席記者 孫海光

編輯 王春秋 校對 翟永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