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變神醫”張文榮,圖源:新京報我們視頻截圖


“宇宙神醫”張文榮被免職了。

 

3月9日,張文榮坐診的北京鶴年堂中醫醫院發布聲明,稱張文榮所有的宣傳廣告信息與醫院無關,并免去了張文榮榮譽院長的職務。

 

北京鶴年堂中醫醫院有關負責人向南都記者證實,張文榮在該院處于停診狀態。該名負責人透露,雙方解除合作關系是“張文榮因個人原因主動提出的”。

 

張文榮,即是那位宣稱從曾祖父開始,一家幾代專門治療一體多病、腰突病、心臟病等多種疾病的“神醫”。他與其他40多名“神醫”一起,“賣藥視頻”被剪輯成視頻合集,被網友“調侃式”刷屏。

 

消息一出,迅速引發熱議,有網友用神醫話術調侃:“經過一個月思考,做出一個違背祖訓的決定,將張院長免職?!?/span>

 

 ▲北京鶴年堂中醫醫院聲明,圖源官方公眾號截圖。


“假神醫”卻是“真大夫”

 “違背祖訓”“四代人專治XXX”,都是張文榮等“神醫”慣用的話術。這些虛假、夸大宣傳早已被網友批判得體無完膚,一位位“神醫”都褪下了光環?,F如今,張文榮被免職,也算是對網絡輿論的一個回應,讓他本人為其“神醫言論”付出了一定代價。

 

不過免職這個新聞本身其實也挺讓人詫異:原本以為是演員,沒想到他居然還有正兒八經的職務,還是個名譽院長、副主任醫師。也無怪乎網友留言:“這廣告良心啊,請了真醫生,我以為是個演員?!?/span>

 

據報道,2018年北京鶴年堂中醫醫院就發布過聲明,稱一些人打著醫院旗號和張文榮的肖像、電視講座等開方、賣藥,這些虛假廣告與醫院和張本人均無關,說明醫院當時就已經有所察覺了。

 

而遲至今天,在網絡大規模發酵之后,才將其免職,未免有些晚了。在這3年里,不知有多少人被“神醫”忽悠,多少銀兩進入“神醫”的腰包。

 

張文榮的行為,相比于“醫院查無此人”的“演員神醫”,危害性更甚。他的榮譽院長、副主任醫師的身份,顯然對他的代言產品有一種加持作用,身份本身就是一種“背書”,讓患者對三無產品的藥效增添了一分信任。

 

即便醫院宣稱與自己無關,但在長時間里,不加約束、不予處理,任由自己的“榮譽院長”四處“違背祖訓”,這本身也是放縱。從這個角度來說,患者上當受騙,醫院同樣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因此,對張文榮本人的處理,免職恐怕不是終點。張文榮既是醫生,對自己的職業操守、行為后果應該有最起碼的認識。醫療衛生系統,對執業醫生參與虛假宣傳、銷售假冒偽劣產品,理當作出嚴肅處理。

▲圖源北京鶴年堂中醫醫院官方公眾號。

“神醫行為”不能只由禁令約束


當然,無論如何強調張文榮的身份,他在整個“神醫產業”里,本質上依然是個演員。對演員進行處理,同樣不能放過演員背后的“監制”“導演”“編劇”“播出平臺”等等。

 

2015年實施的新《廣告法》明確規定,電視臺不得以介紹健康、養生知識等形式,變相發布醫療、藥品、醫療器械、保健食品廣告。無論專家真假、專題片是否標明“廣告”,只要是變相醫藥廣告,就已經涉嫌違法。

 

2016年,《關于進一步加強醫療養生類節目和醫藥廣告播出管理的通知》發布,嚴禁醫療養生類節目以介紹醫療、健康、養生知識等形式直接或間接發布廣告、推銷商品和服務。

 

2017年,“虛假醫藥廣告表演藝術家”劉洪斌的廣告被集中處理,更是一次典型案例。當時有多個省市縣級電視臺被處罰,罰款8000元到20萬元不等。

 

這些禁令并無對“神醫行為”的執業醫師有處罰規定,被處罰的主體也多為電視臺,處罰大多以罰款了事,“神醫”似乎沒有為其行為付出代價。

 

張文榮這次被免職也是其所在北京鶴年堂中醫醫院對其進行處罰,值得注意的是,雖然被免去了榮譽院長的職位,其執業醫師的資格仍在,行醫行為未受影響。

 

從現實看,醫療虛假廣告依然屢禁不止,“神醫”的面貌越發多元,有愈演愈烈的趨勢,這也是提醒我們當前的打擊力度可能還不夠,還不足以對他們形成震懾。

 

因此,應當借助當前的輿論高度關注,對這種虛假廣告進一步提升打擊力度,讓電視上坑蒙拐騙行為都付出應有的代價,也徹底堵死“神醫賣藥”這條路。

 

其實,仔細一想現實是很嚴峻的。這些假藥廣告的針對人群,主要是辨別能力不強、信息來源單一的老年人。他們中有多少人會認真閱讀網上的科普、揭底文章呢?那些調侃鬼畜短視頻聚集的平臺,又有多少人會去看呢?

 

此外,很多老年人還有個身份是“患者”。病痛已經不幸了,如今還被騙子們“收割”,這實在令人心痛。從這個角度說,我們必須徹底鏟除虛假醫藥的產業,保護好這些最需要保護的人。


□易之(媒體人)

編輯:丁慧   實習生:祁倩倩  校對:李立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