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衛視演技競演類綜藝《我就是演員》第三季已于上周六正式收官,演員潘斌龍高票摘得“星鉆”總冠軍的頭銜,馬嘉祺、謝可寅、王霏霏等新人演員也由此開啟了更廣闊的表演之路。然而狂歡的大幕落下,這檔步入第四個年頭的演技類綜藝先行者,似乎正在自己打下的戰場內經歷著中場危機。


這場“危機”,源于日益提高的觀眾鑒賞能力與行業青黃不接的錯峰,也無法回避大批競品涌入導致的好演員資源枯竭、話題審美疲勞的現狀??倢а輩峭惆椤段揖褪茄輪T》走過四年,在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坦言,好演員的春天正在來臨,但觀眾對表演的審視也不再僅停留于演技鑒賞,演員的藝德、熱情、自身成長,以及市場對年輕演員的偏愛與刻板印象,同樣值得被大眾關注?!八宰龉澞恳惨c時俱進?!?/p>


而演技綜藝的戰場依然喧囂,對表演的關注度也在犀利話題的發酵中持續被消耗,“我覺得讓(演技綜藝)密度慢一點,可能會更好?!眳峭谷幻鎸@場混戰,“我們需要更多時間來尋找新的作品,挖掘好的演員,才能做出更好的節目?!?/p>


潘斌龍獲得本屆總冠軍。


不再挖掘寶藏演員?

初衷不變,但更關注演員“煉金”成長


《我就是演員》第三季讓吳彤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疲憊。此前,市場中多檔演技節目爭相入局,觀眾對演技的鑒賞標準日益提升,同時也對該模式逐漸產生審美疲勞。而就節目自身,作為領先者的《我就是演員》也已走到第四個年頭,面貌煥新迫在眉睫。


實際上,《我就是演員》每一季都深耕于表演行業,進行多維度的探索與試驗——《演員的誕生》為市場淹沒的寶藏演員重新建立了“演技至上”的切磋舞臺;《我就是演員》第一季進一步讓演員們與諸多“演技教科書”級別的導師切磋演技;而《我就是演員之巔峰對決》則匯聚了李冰冰、張國立、劉曉慶、秦昊等已然獲得斐然成績的導師級嘉賓進行對決,將演技的綜藝化水準提升到巔峰高度。


在吳彤看來,如果只談演技,《巔峰對決》已經達到中國演技極高的鑒賞級別,但如今,觀眾對于表演的審美并不只存在于演技,同樣還有對演員藝德、品質、價值觀,乃至自我成長的全方位審視。“所以做節目也要與時俱進。我們要給大家看點新的東西?!?/p>


《我就是演員3》導師章子怡。


因此,《我就是演員3》首先在模式上徹底推翻過往經驗,由演技對決升級為演員“煉金”。例如前三季從第一期開始就是二選一,只有最優秀的演員可以留下,很多演員一整季都像在打仗一樣焦慮。但這一季更強調“成長”。節目前六期都不存在淘汰,無論是成熟演員、黃金配角、跨界演員,還是新生代偶像,都可以在這個舞臺用四個小時只拍5分鐘鏡頭,在精致打磨的學習中接受表演導師真實的評價與建議,真正實現切實的變化與成長。


“四個小時拍5分鐘,在劇組是根本不可能的;如果你能力不夠,要么被罵,要么被換掉。所以我覺得對于很多演員來講,這個舞臺會給他們更大的歷練,有機會一點點摳自己的演技,這是市場上不會有的機會?!?/p>


在演員的邀請上,《我就是演員3》也不再局限于挖掘“隱藏的演技派”。除了邀請包貝爾、潘斌龍、小沈陽、王自健等實力派演員之外,其余均是馬嘉祺、謝可寅、王霏霏、金子涵、張藝凡等一眾新鮮血液。


李汶翰《鹿鼎記》


“盡管觀眾想要看演技派,但是這些網劇、熱門大劇,還是邀請所謂的流量鮮肉出演。但在劇組,他們大多沒有條件接觸真實的表演意見?!眳峭M宫F當下市場生態的同時,也讓專業老師們為這些或處于迷茫,或依舊青澀的年輕演員,剖析演技的問題所在,“他們怎么能精進?還是確實老師都覺得他們不太適合做演員?到底未來應該往哪個方向走?觀眾可以一起去感受他們的現狀與成長?!?/p>


愛豆是不是演員?

他們熱愛,而且肯接受批評


在《我就是演員3》舞臺,年輕演員們經歷了兩種大相徑庭的話語場。先是李汶翰、金子涵、宋妍霏的演技遭遇前輩們尖銳的鞭笞,金子涵甚至被章子怡質疑“演員的門檻這么低嗎”;而馬嘉祺、王霏霏、謝可寅等則被網友譽為新生代演員接班人,馬嘉祺、謝可寅的《少年的你》也成為這一季高光的表演片段之一。


《少年的你》


當偶像、跨界、非專業,與潘斌龍、包貝爾等專業演員在同一舞臺合作競技,接受章子怡、郝蕾、張頌文一字一句的表演指導,他們到底是不是演員?這個行業命題再次引發觀眾熱議。


吳彤見證了諸多或寶藏、或潛力的演員通過《我就是演員》走向更大的舞臺,在他看來,不一定必須學過專業才能稱為“演員”。目前市場中也存在大量非專業演員,成就了經典角色,“比如馬嘉祺,他也沒學過專業,但他有這個潛質和熱愛,也有當演員的機會?!?/p>


對演員專業的熱愛,是吳彤這一季篩選年輕演員的重要準則——他們必須是自發的、真心想成為演員,而不是被迫完成公司安排?!八麄儊磉@檔節目幾乎賺不到什么錢,都是真的想做演員?!?/p>


王霏霏演繹《受益人》片段。


其次,能來這檔節目的藝人在某種程度上,也已經擁有了成為一名演員必備的幸運。吳彤認為,“運氣”在一名演員的成長道路上,至少占據百分之五十的因素?!耙驗樗麄円袡C會被大家看到。(在《我就是演員3》上)如果本身能力好,就被大家直接捕捉到;如果不好,他們也知道該怎么成長,可以得到專業指點?!?/p>


第一期節目播出后,李汶翰出演的《鹿鼎記》片段在業內外掀起波瀾。章子怡在現場批評其模仿痕跡太重,演技還處于淺顯階段;部分觀眾則在網絡上斥責其不專業,應繼續唱跳,而不是踏入演員行業。


導師章子怡


事后,吳彤曾安慰李汶翰,擔心他對表演的熱情受到打擊,反而李汶翰并沒有感覺委屈,他認為所有的指點都是對的,他需要成長。而李汶翰經紀公司的老板杜華也跟吳彤表示過,藝人來這個舞臺,就應該得到鍛煉。吳彤透露,在選擇演員階段,一些演員也曾因害怕被指點、批評而婉拒了邀約,吳彤并沒有強求,“有熱愛,對演員而言確實很重要,哪怕是被批評了,(他們)也是可以接受的?!?/p>


經歷了一個月的打磨、歷練,節目后期李汶翰挑戰了電影《送你一朵小紅花》片段。錄制結束后,杜華很開心地給吳彤發來信息,“孩子演的進步了?!边@是吳彤感到最欣慰的時刻。


導師犀利點評成話題?

只是讓導師可以“說實話”


《我就是演員3》在導師陣容上建立了四個不同的話語場——章子怡代表演員,王中磊代表制片人,陸川代表導演,郝蕾、張頌文、劉天池代表表演老師。在當下的表演市場,制片人、導演掌握選角話語權;而演員前輩與表演老師則可以為處于不同狀態的演員們,提供全方位的指導。


例如面對王霏霏、馬嘉祺等新人,章子怡、劉天池等老師會從最初的演技知識出發;對于潘斌龍、包貝爾,章子怡會在成熟演員角度,為他們提供突破瓶頸的建議;而像姜潮、盛一倫這樣曾經有作品,但演技始終未提高的演員,郝蕾則掰開揉碎了給他們講解細節……吳彤試圖將《我就是演員3》營造成全方位的學習舞臺,各類演員都可以從不同話語場,得到關于表演的建議和反饋。


作為其中唯一一位三季元老,章子怡今年再度回歸《我就是演員3》并非易事。吳彤為她準備了60多頁的節目資料,章子怡也親自與節目組開過多次會議,認真確認節目的全新賽制、每一個細節,最終才達成合作意向。


在章子怡看來,《我就是演員3》是個全然未知狀態,但吳彤認為,這一季她雖然無法再親自出演影視化作品,但可以更深入每一階段的排練、選角、 表演,把自己的經驗傳授給他們,親眼見證演員們的成長。例如非專業出身,表演資歷尚淺的王霏霏、馬嘉祺在進入章子怡戰隊后,章子怡幫他們尋找了諸多適合的角色,并一句句糾正臺詞和表演方式。吳彤透露,去年十一期間,章子怡幾乎沒有回過北京,一直待在杭州不分晝夜地工作;有時僅為演員順詞就要投入五六個小時,“她現在已經專業老師,不是導師了。子怡姐真的在這個節目里付出非常多。吳彤坦言。


而第一次參加節目的郝蕾、張頌文,同樣展現出對表演一針見血的態度表達。在吳彤看來,郝蕾的性格非常直率,從不藏著掖著,沒有名氣,是不是流量,郝蕾姐都不在乎。她很愿意把自己真實的想法和表演理念傳遞給演員。”張頌文則是相對溫潤的老師,在教學中不僅給選手們傳授表演知識,時常也會分享自己的人生感悟。

郝蕾快人快語


但《我就是演員3》也未能逃過“導師言論”的輿論風暴。發起人李誠儒曾在這個舞臺再次說出“如坐針氈、如芒刺背”的評價;章子怡面對李汶翰的即興表演感嘆“這是什么?”;郝蕾則犀利點評金子涵應該回去唱跳,不要再演戲了。


李誠儒言語犀利。


“節目組給他們的唯一建議是說實話,其他沒了?!眳峭裾J以導師作為話題噱頭。在他看來,如今觀眾看過太多演技節目,拐彎抹角的點評方式已不適用于當下的表演市場。大家都希望得到真誠且直接的反饋,“競演類節目一定是有爭議的,大家審美也不同,難免導師的想法和觀眾的想法有沖突。但觀眾覺得這個導師說的有點狠, 不一定就認為導師說的是錯的?!眳峭硎?,當導師們真誠表達當下的觀點,無論是在場演員還是觀眾,都是可以接受的,“如果只是嘩眾取寵,為了話題去說,觀眾也能看出來?!?span style=";font-family:;line-font-size:">


新京報資深記者 張赫

資深編輯 佟娜 校對 劉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