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訊(記者 彭岸)據英媒BBC報道,當地時間3月8日,巴西最高法院的一名法官廢除了針對該國前總統路易斯·伊納西奧·盧拉·達席爾瓦的一系列刑事定罪。

 

媒體分析,這項裁決是巴西政界的重磅炸彈。

 

這項出人意料的決定,或許預示著盧拉將重新獲得競選公職的權利,在2022年總統大選中可能會卷土重來,挑戰巴西現任總統博索納羅。

 

盧拉曾在2003年至2011年期間連續擔任兩屆巴西總統。這位現年75歲的左翼政治家,原本希望在2018年參選第三屆,卻因涉嫌腐敗指控而入獄,隨后被禁止競選政治職務,而當時的右翼候選人博索納羅以壓倒性優勢取得了總統一職。

 

如今,博索納羅和盧拉之間形成了兩極分化的態勢,或將持續影響未來幾個月巴西的政治環境,盧拉也因此被稱為博索納羅的最強競爭對手。

 

盧拉的定罪為何被廢除?

 

巴西從2014年起開啟了大規模的反腐調查“洗車行動”,牽連到一大批政界、商界精英,其中盧拉是本案中被定罪的最高級別政客。他于2017年7月被判九年六個月有期徒刑,同時也失去了2018年競選總統的資格。在之后的多次審理與減刑后,盧拉于2019年11月結束服刑。

 

巴西最高法院大法官埃德森·法欽認為,在涉嫌犯罪時,盧拉居住在首都巴西利亞,所以,針對他的案件應由該市的法院處理,而不是位于巴西南部的巴拉那州法院。因此,法官廢除了針對盧拉的四起腐敗案,并下令在巴西利亞再審。

 

外界認為,此次判決并不意味著盧拉無罪,只是由于以前的訴訟程序存在問題。不過,如果案件被全部推翻,盧拉將重新獲得競選公職的權利。

 

盧拉:巴西前總統的腐敗定罪被廢止。/BBC報道截圖

 

巴西勞工黨的參議員讓·保羅·普拉特告訴半島電視臺,他們黨派非常歡迎法院的裁決。他說:“我們很高興,司法(公正)雖然遲到了,但還是到了?!?/p>

 

盡管盧拉的律師說該決定是對盧拉“無罪”的證明,但法欽并未對前總統是否有罪作出任何裁決。一切都還是未知數。如果盧拉再次被定罪,且在2022年總統大選之前定罪維持,他會再次被禁止競選公職。

 

但是,法律專家告訴BBC,他們認為法欽法官的裁決不大可能被推翻,因為法欽法官宣稱巴拉那州法院無管轄權的意見與最高法院之前的判決相符。鑒于從現在到選舉的時間間隔很短,且巴西法院的運作緩慢,專家認為盧拉被定罪的可能性不大。

 

經濟學家則那·拉提夫則表示,看到整個過程被一個大法官推翻是非常令人擔憂的。 這表明巴西的司法系統缺乏治理,通過此類決策,也很難重建巴西的國際地位。

 

盧拉或更得民心

 

巴西2022年總統選舉活動已拉開序幕,政治觀察員托馬斯·特勞曼說:“今天的盧拉已經不再是2002年的盧拉了,那時候的市場傳遞著愛與和平?,F在的他是一個復仇者,會將勞工黨的失勢歸咎于市場、媒體和商業領袖?!?/p>

 

投資者們認為,盧拉的再次執政可能會導致經濟改革的議程落空,財政的前景將會惡化。但是,也有人認為,盧拉已經從腐敗中學到了教訓,他的回歸對于巴西的市場或許也能帶來有利影響。

 

巴西是世界第八、美洲第二大經濟體,國內生產總值超過2萬億美元,人口總數約為2億人,也是拉丁美洲面積最大、人口最多的國家。

 

盧拉聲稱,左翼將在2022年之后再次統治巴西?!拔覀儗⑼镀敝С种铝τ谌藱?,尊重人權,尊重環境保護,尊重亞馬遜雨林,尊重黑人和土著人民的人。我們將選出一個致力于幫助這個國家窮人的人?!?/p>

 

回應:盧拉會參加巴西的2022年大選嗎?/《美季周刊》報道截圖

 

盧拉在民意調查中有不錯的表現,有50%的巴西人表示會投票支持盧拉。據民調顯示,他可能會是唯一一個選票超過博索納羅的政客。不過,雖然盧拉頗受歡迎,許多人仍然把他視為最高層腐敗和經濟管理不善的象征。

 

針對盧拉的裁決是一個明確的轉折點。政治觀察員特勞曼認為,博索納羅和盧拉之間的兩極分化或將持續影響未來幾個月巴西的政治環境,讓其他候選人很難有施展的空間。當競選活動于明年6月正式開始時,兩人可能會遙遙領先,甩開第三位候選人,有人擔心,這會扼殺一個較為溫和的中間派候選人的勢頭。

 

這種可能性會迫使一些候選人聯合起來爭取一個資格,例如圣保羅州長若昂·多利亞和電視節目主持人盧西亞諾·哈克。

 

《美洲季刊》的主編布萊恩·溫特稱,盧拉是一個令人敬畏的人物,并且可能是對付博索納羅的最佳人選。一些巴西人說,他們在2018年對盧拉投了反對票,但是如果能擺脫博索納羅的話,他們也可能會在2022年對博索納羅投反對票。

 

“巴西特朗普”內憂外患

 

關于盧拉的“回歸”,博索納羅警告說,首都巴西利亞的政治腐爛到了核心,國家需要一個像他一樣的樸素的右翼局外人。

 

但是,現總統一直因新冠疫情帶來的死亡和經濟低迷而掙扎。疫情期間,巴西有超過26萬人因病毒喪命,2020年的GDP下降了4.1%,經濟狀況十分糟糕。

 

路透社指出,正如美國前總統特朗普連任失敗所顯示的那樣,當一個人花了四年時間管理“沼澤地”時,他還想要在“沼澤地”上繼續取勝就很難了。眼下,疫情和經濟的雙重壓力,讓博索納羅身陷“沼澤”。

 

巴西:盧拉的判決被撤銷,讓他可以自由挑戰博索納羅。/《衛報》報道截圖

 

博索納羅是一位堅定的右翼民族主義者,經常被拿來與特朗普作比較。博索納羅曾以特朗普無視疫情嚴重性的行為為榜樣。盡管兩國都遭受著世界上最致命的疫情之苦,兩國領導人卻一直對疫情輕描淡寫。

 

據路透社報道,外交官和分析人士曾在2020年美國大選之前分析,拜登的獲勝可能會使美國與巴西總統的關系復雜化,因為博索納羅將失去一個重要的外交盟友。

 

在眾多不同的觀點中,對于亞馬遜地區的環境保護問題引起了雙方的熱議。喬治城大學外交學院教授邁克·史弗特說,拜登施加壓力以遏制亞馬遜地區的森林砍伐,可能會與博索納羅和特朗普之前的做法背道而馳。當地土著領導人表示,博索納羅從經濟上開發亞馬遜的計劃,鼓勵了許多非法伐木者和金礦商人入侵保留地。

 

拜登曾在針對特朗普的第一次總統辯論中提出,雨林正在“被摧毀”,如果再不制止砍伐雨林,將帶來嚴重的“經濟后果”。博索納羅則抨擊這些言論是都是“膽小的威脅”。

 

新京報記者 彭岸

編輯 張磊 校對 柳寶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