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0日,眾泰汽車開盤漲停,報收于3.48元/股,漲幅為5.14%。前一日,3月9日開盤半小時后,眾泰汽車盤中漲停,截至收盤報收于3.31元/股,漲幅為5.08%。而刺激資本市場快速反應的背后是3月8日晚眾泰汽車一連幾則的公告,公告稱董事會于近日收到董事長、董事和副總裁的辭職報告,眾泰汽車高層迎來巨大人事震蕩。


對于高層辭職是否會對經營產生影響等問題,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向眾泰汽車求證,眾泰汽車相關負責人表示一切以公告為準。在工信部新能源與智能網聯汽車產業專家智庫成員張翔看來,“董事長、董事和副總裁的辭職屬于眾泰汽車領導層進行重組,隨著新的資本進入需要組建新的董事會,重組新的領導層?!?/p>


多則高管的人事變動讓眾泰汽車股價再次開啟漲停走勢,而此前連續漲停的眾泰汽車在收到深交所的關注函后放慢了漲停的腳步。從2021年第一個交易日至今,眾泰汽車的股價從1.35元/股漲至3.31元/股,漲幅高達145.19%。


連續漲停的眾泰汽車成為A股市場中的“妖股”,但業績與股價的嚴重背離,去年9月開始預重整但至今還未有實質性進展,白衣騎士尚未真正露面,業內對眾泰汽車的未來并不看好。



股價連續12個漲停板,深交所七連問


在3月9日股價新一輪漲停之前,從2月10日至3月5日,眾泰汽車已連續收獲了12個交易日的漲停,在日5%漲跌幅的限制下,今年來眾泰汽車股價漲幅高達144.44%。眾泰汽車也分別于2月22日、2月24日、2月26日以及3月3日四次發布《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公告》,但均表示不存在應披露未披露信息、公司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不存在關于上市公司的應披露未披露重大事項。


連續12個交易日漲停的眾泰汽車受到深交所的關注。3月3日晚,深交所向眾泰汽車發出關注函,一連七問,要求眾泰汽車就近期四次股價異動公告內容是否真實、準確、完整等問題進行說明。而實際上,在收到關注函之前,從2021年第一個交易日至3月5日,眾泰汽車共收獲25個漲停板,共發布8次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公告,市值也接近翻番。


實際上,眾泰汽車的股價“妖漲”或源于1月11日晚間的一則公告;當日(1月11日)收盤時,眾泰汽車股票報收于1.14元每股。彼時,眾泰汽車在公告中稱有兩家意向投資人與其簽署了《保密協議》,另有一家不僅簽訂了《保密協議》,還簽署了《意向協議書》;兩家意向投資人已繳納相應的保密保證金和意向保證金,并處在盡調階段。雖然并未直接明確眾泰汽車的重整投資人,但也算為重整和投資人帶來了好消息。


張翔認為,眾泰汽車股票連續上漲與其釋放出的重整利好的消息有關,資本市場認為重整利于眾泰汽車以后的發展,進而刺激了投機情緒高漲。


在回復深交所的關注函中,眾泰汽車依舊表示不存在應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項,或處于籌劃階段的重大事項;此外,眾泰汽車在回復深交所的關注函中表示,近期股價連續上漲與公司基本面不匹配,公司持續經營能力相關的重大不確定性尚未消除風險,業績補償的可回收性也存在重大不確定風險。


深交所在關注函中還提到鐵牛集團采取了何種措施歸還非經營性資金占用及業績補償款等問題,眾泰汽車回應稱對于非經營性資金占用,鐵牛集團已初步形成方案,但鐵牛集團已進入破產程序,本身已嚴重資不抵債,沒有能力歸還非經營資金占用及巨額的業績補償款,業績補償款已向鐵牛集團申報債權。


去年預虧超60億元,眾泰福特夭折“流產”


一則并未明確重整投資人身份、僅表示有兩家意向投資人的公告,讓資本市場燃起對眾泰汽車的期待,眾泰汽車的股價開始一路高漲,即便是其間1月30日眾泰汽車發布了2020年業績預告,預計2020年業績虧損,也并未阻擋眾泰汽車股價的漲停走勢。


眾泰汽車在業績預告中表示,預計2020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60億元-90億元,比上年同期減虧19.57%-46.38%,雖然與2019年同期相比,虧損有所收縮,但眾泰汽車仍處于巨額虧損中。


對于業績虧損,眾泰汽車表示由于2020年受資金短缺的影響,眾泰汽車下屬各汽車生產基地處于停產、半停產狀態,眾泰汽車的主要產品汽車整車產銷量不大,銷售收入總額較低,造成去年業績虧損較大;同時主要業務汽車整車業務均處于停產、半停產狀態,計提大額的資產減值準備和壞賬準備等合計約35億元至65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初眾泰汽車發布2019年度業績預告時也稱預計虧損60億元-90億元,不過后續對預測進行了修訂,增加預虧15億元-22億元;最終2019年眾泰汽車虧損111.9億元。


2017年,鐵牛集團借殼金馬股份上市時以116億元對價收購眾泰汽車100%股權,當時簽署了業績承諾協議,按照協議,鐵牛集團承諾眾泰汽車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經審計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應分別不低于人民幣12.1億、14.1億、16.1億和16.1億元;但實際上眾泰汽車2017年-2019年扣非后的歸母凈利潤分別為12.24億元、-12.41億元和-111.9億元;如今來看,昔日承諾早已無法實現,業績補償也未能兌現。


而就在眾泰汽車發布2020年業績預告的幾天后,2月4日福特汽車表示已決定終止與眾泰汽車組建成立一家電動汽車子公司的計劃,至此三年未果的眾泰福特項目夭折“流產”。福特汽車方面表示,鑒于近幾年中國純電動汽車市場和相關政策的變化,導致福特擬與眾泰汽車共同設立純電動合資公司的計劃無法繼續實施,因此綜合考量決定終止此前與眾泰汽車簽署的相關合資合同。


時間退回到2017年8月,福特汽車宣布已與眾泰汽車簽署了關于純電動乘用車業務合作諒解備忘錄,擬成立一家雙方各持股50%的純電動合資公司;四個月后福特汽車與眾泰汽車正式簽署協議,擬成立眾泰福特合資公司,總投資50億元,預計年產能10萬輛,計劃于2019年9月投產。不過,此后眾泰福特合資公司并未有相關實質性進展。實際上,最初福特汽車宣布與眾泰汽車成立合資公司時,業內就持不看好的態度;此番眾泰福特項目“正式凋零”也與雙方的業績有關,此外福特汽車在“福特中國2.0戰略”中已表示推進電氣化布局。


創始人應建仁退居幕后,白衣騎士尚未現身


與吉利汽車董事長李書福一樣,一手打造眾泰汽車的應建仁也是一位浙商,但這兩位浙商的命運卻天差地別。2003年的春天,應建仁孤注一擲決心造車,不甘心為汽車廠家做配套,開始向整車生產進軍。在國內汽車市場的黃金時期,應建仁買下臺灣豐田特銳車型生產線,開啟了眾泰汽車的造車之旅。


買生產線與模仿成為眾泰汽車在汽車發展道路上的“捷徑”,捷徑創造了短暫的輝煌,2014年-2016年,眾泰汽車的銷量分別為16.6萬輛、22.2萬輛和33萬輛,達到巔峰;但輝煌背后卻早已埋雷。由于品質單薄,缺乏競爭力,在銷量高歌猛進的背后,眾泰汽車口碑塌陷;2018年眾泰T700出現“方向盤門”事件,隨后負面接踵而至,銷量開始走下坡路。


在汽車行業分析師任萬付看來,眾泰汽車的倒下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企業經營不善,盲目投資擴產,遇上車市下滑的大環境;二是缺乏核心技術,研發投入不足,導致產品缺乏競爭力,產品質量問題頻發;三是補貼退坡政策下,眾泰汽車在新能源上發展投入不足被擠下賽道。


去年9月,浙江永康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眾泰汽車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已明顯缺乏清償能力,但仍具有重整價值為由,向永康市人民法院提出對眾泰汽車進行預重整的申請;幾天后,眾泰汽車及預重整管理人發布公開招募投資人的公告,報名截止日期為2020年10月30日;但截止期至,仍未有意向投資人正式提交報名材料,而是報名期結束后才有意向投資人。業內有觀點認為,意向投資人更多或是看中眾泰汽車的生產資質和殼資源。


“眾泰汽車現階段最明顯的優勢就是它是上市公司,有一個完整的殼資源;品牌在汽車行業有一定的知名度?!睆埾璺治龇Q,“它擁有完整的燃油車和新能源汽車的生產資質,但同時也要認識到現在汽車行業產能過剩,資本也不一定賣得上好價錢?!?/p>


2月底,臨沂眾泰汽車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等六家公司公開招募重整投資人;而此前曾有消息稱寶能汽車集團有意重組眾泰汽車臨沂基地。


不過,截至目前,眾泰汽車的預重整并未透露更多進程消息;據新京報記者從內部人士處獲悉,眾泰汽車高層辭職后,相關領導層一直處于開會狀態,3月10日則是與管理人開會。


而最為重磅的當屬于3月8日晚的公告,眾泰汽車稱董事會收到公司董事金浙勇、董事應建仁、公司副總裁馬德仁的辭職報告,辭去相關職務。業內認為此番與眾泰汽車的預重整有關,新投資人或是要重組領導層,創始人應建仁也隨之轉入幕后。


但對于眾泰汽車的預重整,張翔等業內分析師并不看好,“不看好眾泰汽車的重整。中國汽車行業的產能過剩,車企也相對較多,優勝劣汰和兼并重組加劇,造車新勢力也都有相應的生產資質,眾泰汽車面臨的競爭壓力較大,重整后發展好的概率很小?!?/p>


招商國際研究部經理白毅陽認為,“眾泰汽車重整后續發展潛力不會很大,翻身的機會不大?!?/p>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王琳琳 編輯 趙澤 校對 李銘